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企业新闻 > 文章内容

共享单车阵亡潮已至50天连倒三家!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7-08-09 阅读:
  8月7日,“共享单车第一股”永安行正式申购了——每股定价26.85元,预计发行2400万股。如果按计划成功发行,那么总价就是6.4亿元。火了一年多的共享单车终于在A股市场立足?但对这一行稍微了解的人都知道,永安行的业务主体是公共自行车,对,被人们嫌弃的、带桩那种。共享单车在永安行的物业收入比重,2016年的数据是0.05%。
 
  另一边,在南京市场上挣扎了近8个月后,町町单车运营方人去楼空。如果此前悟空单车和3Vbike的倒闭还有些“样本不足”的疑虑,那仅仅一个半月后第三家折戟的共享单车企业,则可以说为一出既定的悲剧拉开了大幕。
 
  2016年12月,摩拜和ofo双方合计已经融资超过2亿美元,资本为红、橙两色小车造起了风口。这个月里,有两个年轻人无法对近在咫尺的机会视而不见,决心投入共享单车创业潮。一个是重庆人雷厚义;另一个,是南京的丁伟。当月18日,町町单车落地南京;紧随其后,次月8日,悟空单车在重庆正式投放。
 
  尽管共享单车这个行当诞生时间并不长,但相较于分别已经一岁、两岁的摩拜、ofo,悟空单车和町町单车进入行业的节点,已经远远算不上一个好时机。在共享单车轰轰烈烈的圈地运动中,时间意味着一切,对于悟空单车和町町单车来说,晚出生,已经天然地把他们置于不利的境地。但机会稍纵即逝,紧迫的时间由不得他们思考太多,先投放再说。 
 
  悟空单车首批在重庆投放200辆单车;町町单车未透露首批投放数量,但扬言到2017年年中要在南京投放10万辆(后公司宣称实际投放量达到1万辆
  事实证明雷厚义与丁伟远远算不上最后一批起跑者。直到今年2月26日,3Vbike才正式开始投放。创始人巫盛华自费制作了1000辆单车,在河北保定、廊坊、秦皇岛和福建莆田进行运营。
 
  此时的一线城市早已被摩拜和ofo淹没,海外城市成了两者的新目标。中国互联网垂直赛道只容得下前两名的铁律在前,使得共享单车像极了一个实力极度不均衡的赌局,场中已经有了地位接近于庄家的摩拜、ofo。但二线玩家小蓝、小鸣、优拜等品牌成功融资是另一管打进共享单车创业者们体内的鸡血。疯狂涌入的资本,让再渺茫的创业机会,看上去也拥有一片光明的前景。
 
  尽管悟空单车们并未成功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在商业策略上的思考为零。至少,在对摩拜和ofo实力的认识上,当时的他们比局外人更加清楚。悟空单车、3Vbike、町町单车,没有一家选择在一线城市投放——以他们的投放量,那是找死。
 
  悟空单车、町町单车分别在重庆、南京投放的时候,摩拜与ofo的疆域还没有拓展到当地,而3Vbike选择的三、四、五线城市,在两位头部玩家的战略优先级排名上,显然更低。如何避其锋芒,是后来者们的第一课。
 
  除此之外,为了站稳脚跟,他们在资本、投放、盈利模式上采取了各自的战略。
 
  做金融出身的雷厚义为了给悟空单车筹集资金,采取了近乎于众筹的合伙人制度;考虑到重庆令骑行者胆战心惊的地形,悟空单车只在地势平坦的大学城投放。无独有偶,町町单车一开始投放时,也只瞄准了南京的大学——校园场景更加可控。而3Vbike一开始就在单车上设置了广告位——虽然直到倒闭那一刻,他们仍没有接到广告。
 
  很明显,后来者们给自己定好了位:赶在摩拜与ofo到来之前割据一方,成为地头蛇。退可偏安一隅,进可辐射全国。
 
  但后来者们或许忽略了,资本裹挟下的互联网头部势力,从来没有攻不下的地域壁垒。如果有,一定是因为在当地,这门生意是个伪命题。
 
  1月8日,ofo进入南京,此时距町町单车在南京正式开始运营刚刚过去一个月;1月10日,ofo进入重庆,悟空单车的投放才过去三天。3月11日,ofo进入廊坊,只比3Vbike晚了半个月。2个月时间,町町单车、悟空单车、3Vbike的根据地被打了个遍。最惨的悟空单车,还跟ofo的小黄车撞色,最后被逼得换了一身红漆。
 
  这些玩家希望避开与摩拜、ofo的正面竞争而分得一杯羹。这意味着,市场的主动权不在他们手中,一旦和两者正面撞上,其结局几乎是注定的。 
 
  而在悟空单车们的事业显现出危机之前,甚至是项目开始之前,投资者的态度其实已经给出了无声的预警。
 
  3Vbike的创始人巫盛华投出了一百余份BP,但没有一家投资机构表露了意愿,只能自行出资六七十万;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的合伙人计划,预计融资数千万,最终只收获了几十万资金。
 
  这些后来的共享单车创业者们或许没有意识到,摩拜与ofo在车辆“本尊”降临他们所处的城市之前,就已经开始压迫他们事业的生存空间——他们吸纳着顶级投资机构的高额资本,用不断暴涨的单车规模和用户规模,摧毁着资本市场对这条赛道上其他玩家的信心。
 
  而钱只是其中一个方面。当雷厚义找到供应链厂商,试图扩大车辆规模以迎击“来犯之敌”,却发现生产商已对自己这样的小玩家不感冒时,除了骂娘,什么也不能做。如果早些知道国内最大的自行车厂之一凤凰,面对摩拜与ofo的势头放弃了自己的共享单车计划,他可能会改变入局的想法,但为时已晚。摩拜刚刚与富士康谈妥战略投资,500万辆单车年产能到手;ofo创纪录的4.5亿美元融资正在路上。
 
  看上去悟空单车、3Vbike、町町单车是摩拜、ofo野蛮生长的牺牲品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要挑战互联网“强者愈强,弱者愈弱”的马太效应,只能靠在某一点上比强者做得更出色,或是走入一条他们没有涉足过的差异化竞争道路。
 
  遗憾的是,他们只是摩拜与ofo的模仿者,试图将两者的模式在某地复刻一遍。更致命的是,他们还是两者的低配版——论运营,他们不如ofo;论技术,他们不如摩拜。指望靠先行圈地占领市场的计划,最后反倒是为两者培养了第一批用户。
 
  只有悟空单车“成功地”依靠重庆的地形阻击了ofo——后者至今没有在重庆进行大规模投放单车的计划。当然,代价是悟空单车成为第一家倒闭的共享单车,这波风潮的风力输给了地心引力。
上一篇:千万富豪竟是抢劫犯潜逃新疆13年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